大牛配资_在线配资官网_炒股配资服务

你的位置:大牛配资_在线配资官网_炒股配资服务 > 大牛配资 >

每经对话全球顶级环保组织及政府气候机构:实现净零排放,时间越早越好

发布日期:2024-04-22 14:46    点击次数:190

  2023年,全球再一次亲历了全球气候变化的严峻现状,同时也见证了人类为应对气候变化的共同努力。

  在人类历史上最热的这一年中,全球范围内多个国家遭受高温热浪袭击,气候灾害严重;南极和北极海冰的面积不断刷新历史新低;全球单日平均气温首次突破工业化前2℃的临界值……

  与此同时,为了避免气候变化带来的严重影响,在阿联酋迪拜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二十八次缔约方大会(以下简称COP28)上,近200个《公约》缔约方最终就《巴黎协定》首次全球盘点、减缓、适应、资金、损失与损害、公正转型等多项议题达成“阿联酋共识”,各国首次以文本形式就制定“转型脱离化石燃料”的路线图达成一致。

  这项历史性的协议是否能真的推动全球“摆脱”化石燃料,逆转全球变暖的趋势?在“摆脱”化石燃料的过程中,存在哪些障碍和挑战?未来,像2023年这样的极端高温和干旱等气候是否会更加频繁?

  带着诸多问题,《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下简称NBD)近日专访了欧盟哥白尼气候变化服务局(以下简称C3S)局长卡洛·布昂滕波博士(Dr. Carlo Buontempo)和全球最大的独立性非政府环境保护组织——世界自然基金会(WWF)能源议题全球负责人迪安·库珀(Dean Cooper)。

  需采取全球统一解决方案

  NBD:在COP28上,大会通过了最终协议,这项历史性协议将首次推动各国“摆脱”化石燃料,以避免气候变化带来的最严重影响。我们该如何看待这份协议?它是否足以让全球应对气候变化?

  卡洛·布昂滕波:我认为COP28达成的首次推动各国“摆脱”化石燃料的协议是《巴黎协定》以来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最重要协议,也是非常重要的一步。因为它意味着我们认识到了化石燃料的燃烧是极端温度和气候变化背后的关键驱动因素。考虑到那些签署了协议的国家/地区实际上是在大量使用化石燃料的国家/地区,这才是尤其重要的。也就是说,我们确实了解气候变化背后的科学原理,以便能更好地遵守《巴黎协定》里关于将本世纪全球气温升幅限制在2℃以内,同时寻求将气温升幅进一步限制在1.5℃以内的措施。

  我们真的非常需要以极快的速度减少温室气体的排放,以便尽快达到净零排放的目标。这也是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下称IPCC)第六次评估报告所写的内容。

  然而,尽管COP28达成了这项历史性的协议,但许多人认为这项协议缺乏明确和具体的目标。

  迪安·库珀:未来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两个关键挑战在于时间线和具体的合作。

  具体来说,时间线是指到2050年全球要实现净零排放,以避免气候变化的严重后果,但显然那为时已晚,我们需要立即采取行动;合作指的是如果所有国家/地区继续独立追求各自的能源/气候目标,我们将无法避免不可逆的可怕后果。我们需要接受一个统一的、全球性的解决方案,这意味着每个国家/地区都要做出不同程度的妥协。

  NBD:在您看来,世界从化石燃料转型需要多长时间?在这一过程中,主要的障碍和挑战是什么?

  卡洛·布昂滕波:我认为“摆脱”化石燃料这本身就是人类有史以来面临的最大挑战。的确,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都要使用能源,从交通运输到房屋供暖,从工业生产到农业生产,一切都依赖于廉价能源的使用。

  我认为,我们需要改变这种模式,因为我们已经认识到了使用化石燃料是造成气候变化的根本原因。因此,我们所面临的真正挑战是如何大幅减少碳排放,以达到净零排放,越早和越快做到这一点,我们实现《巴黎协定》目标的可能性就越大。

  然而,人类是否能够完全“摆脱”对化石燃料的使用,或者多久才能完全“摆脱”化石燃料的使用,这更多是一个社会经济问题。政客和公民都可以发挥积极的作用。打个比方,全球的海平面一直在上升,而且这不是关于2023年海平面的上升高度比2022年少一点点的问题。也就是说,如果我们不想让海平面继续上升下去,就必须要努力去实现碳的净零排放,这是底线。

  迪安·库珀:目前的预期是到2030年温室气体排放量将减少43%,并到2050年减少100%,即净零排放。我们需要投资创新的可再生能源解决方案,以确保化石燃料的逐步淘汰(而不是为碳捕集制定长期方案)。到2050年,就水泥、钢铁、化工、航运、航空等能源密集型行业仍需要哪些化石燃料,目前各方的看法仍不一,因此我们必须找到针对各种行业的替代能源。就像我上面所提到的,这个过程当中,最主要的挑战就是时间线。

  气候变化趋势有机会逆转

  NBD:如果全球从化石燃料转型到可再生能源,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对清洁能源来说又意味着什么?在您看来,什么才是最便宜、最可靠和最有应用前景的清洁能源?

  迪安·库珀:可再生能源无疑是我们未来最好的选择。但即使是可再生能源也会造成一些破坏,尤其是如果管理不当的话。例如,不恰当地使用水电或生物能源会对自然造成不可逆转的破坏,对地球造成毁灭性的影响。

  我认为,太阳能和风能是最好的两种可再生能源,这两种能源能从自然资源中提供充足、成本效益高的电力,对环境的破坏也最小。但即便如此,能源开发也必须考虑到此类能源系统的影响,例如,将陆上风力涡轮机选址在不影响候鸟迁徙的地方、将海上风力涡轮机选址在不破坏支持生物多样性的海床上,以及为太阳能电池板选址时必须考虑到其他土地使用方案,尤其是粮食的生产。

  总之,可再生能源方案要在一定时间内满足我们全球能源需求,避免以关键的保护区和舒适的生活条件为代价。但所有这些的前提都是我们立即采取行动,共同努力实现所有人都能接受的结果。

  NBD:展望未来,假设世界真的过渡到不再使用所有化石燃料,是否足以扭转全球变暖的趋势?或者为防止全球变暖加剧,还需要做些什么?

  卡洛·布昂滕波:这个问题并没有唯一的答案,这取决于你所观察的变量。对于某些气候变化的变量,你将在很短时间内就观察到停止燃烧化石燃料所带来的变化。温度有很长的“记忆”,大气中温室气体的浓度也会停留几十年。这也就是说,地球能量的反应将需要很长的时间来重新调整。一旦人类过渡到不再使用所有化石燃料,我们将在几十年后看到这种能源彻底转型所带来的益处。

  若从其他变量看,就会感到时间非常紧迫。例如,最明显的就是全球的海平面,这体现在海平面整体的上升速度上,并将在未来几十年、几个世纪的时间里继续上升。因此我们目前达成的关于气候变化的协议是非常重要的,这可能会对我们未来几代人的生活带来福祉。我们正在经历全球气候系统的重大变革,尽管一些环境可能需要几个世纪的时间才能恢复到工业化前的水平。

  迪安·库珀:气候变化将在未来某个时间出现临界点。当我们越过这个临界点时,就不会再回到我们所熟悉的状态了。不幸的是,没有人确切知道何时会达到这个临界点。最佳的估计是比1990年的平均气温高出1.5℃。如果是这样的话,当前地球的气候变化几乎已经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如果我们能立即从化石燃料过渡到可再生能源,那么我们就有很好的机会逆转气候变化趋势,并使气候恢复到以前的状态。“立即”的定义是什么呢?我认为是趁着还来得及,所有国家/地区必须共同努力,尽快实现这一全球性的能源转型。

  NBD:2023年,全球出现了极端高温、异常天气等现象。在您看来,随着时间推移,如果人类没有采取足够的措施来预防的话,类似于2023年这样的极端高温和异常天气的频率是否会继续增加?

  卡洛·布昂滕波:过去几十年,全球气温的主要变化都与厄尔尼诺气候现象有关,比如2016年和1998年等。在厄尔尼诺年,我们通常会看到海水变暖,以及全球平均气温上升等。

  如果我们分析一下2023年的气候演变,就会发现热带太平洋地区发出了一个令人不安的信号。北半球、欧亚大陆和北美等地的升温是导致2023年全球极端高端的主要原因。这表明2023年的极端高温与厄尔尼诺现象并没有直接关系,它更可能是一种与气候系统普遍变暖相关的模式。

  因此,鉴于我们知道这种气候想象会持续下去,我们只能强调IPCC报告已经说过的事实,即全球的热浪、极端降水等我们所知道的与气候变化有关的所有影响都将逐步加剧,也就是说,未来全球的热浪、强降水和干旱等都将变得更频繁、更剧烈,持续时间也将更长。这些都是随着全球气温升高而导致的气候模式。我们无法判断两年后是否会比2023年更热。但平均而言,我们将在未来几年面临越来越高的气温。

  迪安·库珀:2023年以来全球范围内的极端气候事件清楚地表明,即使对那些不了解气候变化细节的人来说,情况也非常糟糕。同样明显的是,全球范围内气候变化的巨大影响正在发生。我认为,不仅仅是这些极端气候的频率会上升,而且强度也会增加。干旱会持续更长的时间,洪水会更严重,龙卷风也会更强烈。在世界上更多的地方,气候将变得更具破坏性,给人类和大自然带来可怕的后果。





Powered by 大牛配资_在线配资官网_炒股配资服务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365建站 © 2013-2021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